阶下繁花

忽然想起一句话。
“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。”
那么被花吸引的人,其实是被性吸引力吸引的咯?
一想到这点,眼中的植物似乎也变得妩媚妖冶了@。

不可信

真的,我很愧疚。
我知道大家都对我很好。尤其是某个学弟。和某位学妹。
可是我已经无法确定到底有什么是绝对可以相信的了。
我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坦然接受他人的善意和关心。
掺杂进了令人不适的提防。
这种全身僵硬的感觉。
对不起,我好像无法再算完全信任谁了。
我也不想辜负你们的真诚,对不起。
但我能分辨谁是真正的真诚,谁不是。

存活记录

我一定可以活下来的。
我发誓。
我是打不倒的。
人不是生来要给人打败的,他可以被毁灭,但不能被打败。

夜半杂感

  离进入一脚踩空随后自我消耗自我挣扎的状态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。
  仿佛是有一块玻璃碎在了心里,没有及时拔出来,所以被埋在了肉里,深深地扎着心口。
  到后来,心里也被磨出了茧,渐渐不疼了,但却麻木。感觉不到疼的代价是快乐和感动的感觉也一并消失了。整颗心除了偶尔会泛出隐隐的疼痛外,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。
  偶尔会担心自己坏掉。
  在这种卡在中间的状态里,什么也感受不到了。
  耳边响着《Savaltore》,这个迷人的女子有慵懒而魅惑的嗓音,从中刮出纸醉金迷的气息,仿佛午夜梦回。
  希望一切会好起来。
  继续这么祈祷着。
  明天会来到吧。